粉色视

   “真的。”

   岑霜点了点头,认真说道。

   花沐儿虽然心中还有疑惑,可是得到了他的应承,心里的懊恼也少了一些。

   只是,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,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   “因为你。”

   “啊?”

   这算是什么回答?

   什么叫因为她?

   岑霜看着她,原本认真的面色又多了别的情绪,“沐儿,你真的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?”

   “我……”

   这忽如其来的告白是怎么回事?

   莫非她最近命犯桃花?!

   秀美李宝儿温暖笑容十足迷人

   清了一下嗓子,花沐儿有意想要打破这尴尬的气氛,只是还未开口,岑霜又道:“昨天晚上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,齐誉被你们带走的我也知道,甚至宫千行受了重伤,中了剧毒,我也知道,还有你们到底想做什么,我也也一样知道……”

   岑霜没说多一句话,花沐儿的心跳就加快一分。

   她不知道岑霜是真的知道还是假的知道,但她现在是做贼心虚,真的很担心啊!

   看到她眸中一闪而过的慌乱之后,继续道:“我可以帮你们保守秘密,但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
   花沐儿:……!!!

   原来重头戏在这里!

   沉了沉眸子,花沐儿双手也下意识的绞紧了自己的手,问道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   难道……是想要她?

   双手绞得更加厉害了,秀眉蹙了起来,牙齿也咬住了下唇,若是他真的提出了这样的条件,那她应该怎么办?

   答应,还是不答应?

   果然,岑霜看着她的眸色越发的炽热,那里面的霸道之色越发明显,他启唇缓慢开口道:“我要你……”

   呼吸下意识的凝滞,花沐儿脸色开始发白,粉色视心里越发的慌张,但随后又听到他继续道,“……手中的琅琊令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所以,说话的时候为什么一定要分开说?

   为什么非得停顿这么久?

   被吸到胸口的那口气不上也不下,花沐儿的脸颊被憋得通红,一种叫尴尬的情绪在她身上乱窜。

   好在她没有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情和举动,真特么的尴尬!

   看到花沐儿许久都没有开口说话,岑霜还以为她在思考,所以也没有出声打扰,只是定定的看着她。

   只是,他眸中的带着坚定,似乎对琅琊令势在必得!

   过了好久之后,花沐儿才消化岑霜提出来的这个条件。

   不知为何,现在看着他多少都有些不好意思,怪她刚才太过自恋。

   清了一下嗓子,她为了消除那份尴尬的心情,看着他问道:“你要琅琊令做什么?”

   当初她参加琅琊大会的那个时候那么低调,云彦就是把琅琊令给她的时候也从未把这件事昭告江湖,就连师父和燕山上的师兄弟们都不知道,岑霜又是怎么知道的?

   岑霜低眸,没有告诉她原因,“要做什么这是我的事,你只需要告诉我,你愿不愿意便是了。”

   花沐儿蹙眉,她怎么觉得这个岑霜身上有很多的秘密呢?

   “给你倒是没什么问题,只是我如何知道我给了你,你就一定会信守承诺?”

   岑霜道:“这个你尽管可以放心,我岑霜说话做事,绝对言而有信,若是你实在难以相信,那你可以修书一封给琅琊阁的人,只要告诉他们你已经把琅琊阁令的特权给我,琅琊令你照样拿着,若是到时候我言而无信,你可以拿着琅琊令去琅琊阁,他们只会替你做主,这样一来,即便是师父为我做主,我也难逃罪责!”